河南Gay自述:流浪在北京同志据点“东单公园”(图)

河南Gay自述:流浪在北京同志据点“东单公园”(图)
河南Gay自述:流浪在北京同志据点“东单公园

2008年3月初,刚过了春节,在家玩了半年的我,一直没有工作,爸妈都很担心。大年初九听村里一个人说,在北京他一个亲戚开的工厂现在缺人,要在家里找几个人,听说在北京朝阳区做的装潢工作。这话也传到了爸妈的耳朵里,经过思考,同意也让我去。

去北京,我心里没底,不过我喜欢陌生的城市,因为没去过,很好奇,而且好兴奋,因为今年是奥运年,因为春节没有过完,一票难求,后来只买到了加班车的票,112元,比去广东的还便宜,呵呵,当时笑坏了(对于目前没工作的我来说越少越好),从重庆到北京坐了42个小时的火车,妈呀,真是把我坐坏了,要不是坐到T10次列车多好,一路上有很多风景都错过了,因为太挤了,过道上都是人,没心思看风景,过了石家庄人就少了很多,后来于第三天的晚上8点到达北京,老远都看到一个高高的塔在发光,这时同村的人给我说,那是北京第一高建筑中央电视塔(那时国贸三期还没有建好),最后就在北京西站下的火车。

第一次来到京城,感觉很好,第一次坐那么长的公交车,呵呵!后来,四月份对京城慢慢熟悉了之后,一有休息,我就一个人跑去市里玩,因为我住在东五环外的管庄,每次去都坐地铁八号线,再倒一号线,到现在那些站名都记忆犹新,王府井、东单、西单,这些很耳熟的地方,我那时都没有去过,只是去天安门广场站了站,那时单身的我,很寂寞,于是老方法,上网认识新朋友,后来认识一个在马家楼桥的人,比我大3岁的人,叫小波和他认识后,他告诉我东单有个东单公园,那里是全国最有名的同志公园,他告诉我,要是你有勇气就是东单公园看看,然后才来见我,我当时想,去就去,谁怕谁,那时不知道东单有多乱。

08年5月1号,工厂放5天假,一号早上我没等同事他们起床,我就一个人早早起床,因为好兴奋,洗了脸就出门了,那时我不是很会装扮自己,穿着不是很时尚,所以没那么起眼,因为是第一次去东单公园,也没什么准备心理,坐了一个小时的地铁在东单下了车,来到地面,我找不到方向,后来在路边的一个公交站台上看到地图,顺着那路走了过去,从十字路口向崇文门方向走了十分钟,这时路边一个公园门口,我抬头一看,东单公园,心里跳了跳,然后进去了。

那天刚好劳动节,好多人,一进门,公园正门有座假山,左手边有家商店,我慢慢向里走去,好热闹,里面好多大妈大叔在晨练,我继续向前走,前面有几个穿着很时尚的男人,我慢慢向他们走去,我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,看着那些人在那里打闹,说着地方口音,还有几个唱京剧的在那亭子里转来转去,就是那首贵妃醉酒,让我现在都好怀念,坐了好一会儿,三五成群的男人在我面前走来走去,当中也不乏有长得帅的,后来我才知道用那些词去形容他们,C,也是从朋友的口中得知的,我一个人坐在那铁栏杆上面,我对面有几个人在看着我,对我指指点点,因为远,我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,后来我向那个人要了一张名片,他叫小雨,是山西人,当然不是我的菜,只是出于好奇,我看了看名片,写着“爱知行”,后来我去问了问那个小雨,你们是做什么的,小雨:“我们是艾滋病预防宣传的。”我:“我可以来参加吗?你们这里还有什么要求吗?”小雨:“没什么,只要你有时间就行。”我:“好吧。”说着他走了,我一个人去了山上,公园里有个小山,然后我慢慢上了山,路上我看到我多的一对一对的,还以为是情侣,后来得知,好多都是MB,来到了山上的亭子,我坐了下来,妈呀!这里好多人,都围着这个亭子坐,那时我不知那来的勇气,居然过去和他们坐了在了一起,这时一个人向我靠了过来,问我话,“你是一个人吗?”我说:“不是呀!我等我朋友。”那人一听没有说话了,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身边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我拿出了手机,向那个新认识的朋友打了个电话,接通了,我:“在做什么呀?我这会儿我在东单公园里面,好无聊哦,没有什么人。”小波:“不会吧,你还真去了。”我:“是呀,怎么了。”小波:“我以为你不敢去。”我:“晕,我来了也就这个样。”小波:“现在太早了,要晚上人才多。”我:“真的吗?那我就等到晚上看看,呵呵!”小波:“不和你说了,这会忙了,我挂电话了。”

中午我一个人出了公园去了王府井,东单公园的前面就是国家商务部,商务部的对面就是王府井大街,在那里逛了几个小时,找了点吃的,下午4点我又去了公园,这次是不一样,人慢慢多了起来,大部分都是我这年龄的,我很兴奋,心想,能不能和他们打成一团,进去坐了一个小时,认识了男人,比我矮,我170,我们聊了好多,然后他又介绍了他的朋友给我认识,是单纯的朋友那种,因为大家都是Gay,聊得好开心,聊了好多这类的话题。

晚上,公园人越来越多了,都是几个人一帮,这时,进来了六个人,比较显眼一点,所以我注意到了这几个人,年龄和我的差不多,他们穿着很时尚,其中也有几个帅的,呵呵!那几个人在公园里说说笑笑很大声,在那里开玩笑,大概晚上9点多,他们那里来了一个人,来我们这边的人说:“有谁要去KTV的,AA制,每人10元。”

我认识的那个朋友也叫来问我,问我去不去,就10元,可以玩一个晚上,当时我心里好怕,因为我从没有进过KTV,怕他们会那样,(其实是我自己多虑了),过了半个小时,加上他们六个人和这边叫我人一共15个人,然后我们一起在公园的门口那个站上了公交车,那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卡通,因为公园里面黑,好多人的脸都没有看清,这会儿在车上,看得一清二楚,他们当中有一个人特别爱搞笑,在车上那个人把我们都逗乐了,后来得知他叫老六,(我是老五,排行第五,不按年龄,他是后来加入的比我晚一天加入这个“小家庭”)。

这里插一个小段,让我介绍一下里面的人物:老大是北京人、老二是河北人、老三是山西人、老四是东北人、老五是重庆人(我自己)、老六是河南人、老七是湖北人、老八也是河南人、老九是浙江杭州人是个小不点(英语好,有个老外BF)、老十是河北人。

我们在劲松下车了,下了车那个组织者叫上我们一起,说还要走路,一路上他们都是一两个成群,而我就一个人,我认识的那个人,去叫了一个朋友,还没有过来,而这些人,我一个也不认识,不一会来到了劲松中街华威北里的萨克赛思KTV(相信在北京的朋友对这个KTV不会陌生),因为这个KTV里面有好多的服务员也是Gay,我是后来得知的。

到KTV时都23:00了,还有一个小时才到包夜时间,那个组织者就对大家说,“你们先等一会,要24:00才能进包房。”说着老大和一个叫圆圆的人出去了,(圆圆是另外一个KTV的跳舞的,他的身材很好,是个MB)。这时有几个人围在一起打扑克,是斗地主,那牌我也会打,于是我来到了他们的身边,看他们打,我和那些人打了个招呼,有两个是湖北的,一个是山西的,还有两个北京人,还有一个是河北人,那个河北的叫老二,他说打牌有个规则,输了的要被赢了的亲吻一下,当时他们都同意了,呵呵,第一盘下来,我输了,呵呵,因为老二赢了,他亲了我一口,呵呵,很晕。不过老二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,坏坏的帅,另外一个输了的朋友因为有BF在一边,所以他没有动作,就让老二用手根刮了一下鼻子,接下来的几把,就取消了那个规则,打牌的时间过得真快,不一会就一小时过去了,到了进包房的时间,老大去交了钱,包了一个大间,叫我们上了楼,因为包夜有夜宵,我们15个人每个人都去装了好多的好吃的,都是一些水果和甜点,晚上在包间里,有好几个都是麦霸,一个劲的唱了好几首歌,我坐在老二的边上,因为包房里的声音大,说话小听不到,我就靠近老二的耳朵边说,刚才你亲了我,我还没有亲你一下。老二没有说话,只是坏坏的笑了笑借着黑黑的灯光我亲了老二一口,这时我的电话响了,我起身来到了外面,去接电话,一看是小波打来的,我:“喂,这么晚了你还不睡,你找我有事吗?”小波:“就是想问问你那里,怎么下午也不来看我。”我:“我在公园里认识了一些朋友,我们在一个KTV里包房唱歌。”小波:“不是吧,你这么快就认识了新朋友。”我:“不和你说了,这里好吵,你早点休息吧。”说着我挂了电话,这时看到老大和老三走了过来,老三和我打了个招呼,说着:“你BF这么晚还找你呀,你还不快回去,”我:“那里,一个同事,我还单身呢。”呵呵!老三笑着进了房间,老大没有说话,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认识,没有太多的话题。

唱完歌后,大家都很困,后来就睡着,第二天早上八点起来,就只有11个人了,其它的4个走了,因为他们是一对,我们11个走出了KTV,早晨大家都很憔悴,因为头发好乱,昨晚来了两个新朋友,我没看到,今天看到了,在门口,老大说要上班先走了,因为他在西单一家公司做会计,老大先走了,老二和老三没有工作,刚好这几天放假,我也有空,老二问我有时间吗,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西直门的动物园玩,我一口就答应了,还有两个朋友,他们两个不是一对,但名字很有意思,一个叫雪花,一个叫飘飘,加起来也就是雪花飘飘,雪花在一家工厂上班,长相不是很好看,一般的那种,飘飘是在一家发廊上班,飘飘很骨感美,从后面看,你一定想不到他是男人,但他一点也不C,他有一头长发,和女人的一样长,他没有BF,很时尚,他们两个说有事就先走了,还有一个叫小妖,拉着一个朋友也先走了,就剩下五个人了,好开心,认识了这么多的朋友,路上我和老三两个聊了起来,老二和一个湖北武汉的人走在一起,那个武汉的很喜欢老二,但老二不喜欢他,我听老三说的,还有一个也叫小雨,但不是山西那个,是河北人。不一会我们来到了公交车站台,老二说:“等了一路去崇文门的车,我们再从崇文门倒车去动物园。”上车后很挤我们先是站着,没有位置,过了几个站,下了好多人,老三机灵看到了一个位置,坐了下来,我站在他的边上,老三看着我,说:“要不坐下来,站着很累。”我:“没有位置怎么坐呀?”老三:“坐我腿上呀?”我:“车上这么多人”我小声的说着,老三:“你不坐就没机会了。”我这时没想就坐了下来,因为夏天大家都穿得少,这一坐不得了,刚好坐在他弟弟上面。老三:“晕,我怎么有反应了。”我:“不会吧,我摸摸。”说着,我的手摸了下去,只是在裤子外面,还真的起来了,我转过头看看他,老三坏坏的笑着在我耳边小声的说:“起来边上有位置了。”我看了看边上,还真的有,说着我离开了他的大腿,坐在老三的边上,我看着他笑了笑,说:“你弟弟有点大哦。”老三:“晕死了。”

一小时后来到了崇文门,下车后我们倒了另外一路车,这车不挤,我们都有位置,这会大家都没有说话,到了动物园下车后,我们去了地下服装城,因为那个武汉的要去买衣服,我们四个就和他一起去了,一个小时下来,他买了一个眼镜,还和老二一起买了一个大包,一看都好C,是个大母包,老三在那里偷笑着,那个武汉的还去买了一支30元的香水,妈呀!还他真有品种,那种都能喜欢,我真服了他,买来后,他就喷了点在身上,那叫一个熏死人,好难闻,难怪老二不喜欢他,要长相,不是很出众,要品种更没有,但老二喜欢老大,追了老大很久,老大一直没有接受,我都是听老三说的,老三和老大是好朋友,小雨和老二走在一起,我们三个走在一起,我们逛了一个小时,到了中午,我们去到了一家东北餐馆,几个人就随随便便吃了些东西,因为下午还要去东单公园,吃完后,我们来到了西直门地铁站,坐地铁去了东单公园。

这里再插一个小曲,相信很多人对北京东单公园不陌生,没有听过的可以在百度里搜一搜,东单公园是全国有名的同志公开公园,这里MB最多,当然也有好多的老外同志,在北京人的眼里,那里是个禁地,因为在普通人来说,那里的文化是他们接受不了的,东单公园里的小山上,有很多不干净的现象,不过现在好多了,那里有很多的同志都是来自外地的,北京还有好多有名的地方,像欧亚西斯、destination。目的地酒吧(在工人体育馆那边)、开阳、牡丹园,当然这只是我所知道和去过的地方。

回到公园,见到了昨晚那几个人,他们都在,刚好五一长假,好多人都来了,粗略的数一下,应该有一百多人,下午我又认识了几个新朋友,一个叫三百,因为他是三环路环形公交车300路车上的一名售票员,那叫一个黑和壮,他是一个老Gay了,在东单都待了好几年,因为一直在北京工作,这是我后来得知的,大家见了他都叫他三百妈,因为他说他要母1天下,公园里还有一个叫蛇妖的,因为身材好,个子高,180,喜欢化妆,还有一个小母包,还有一双高跟鞋,都老远看到他,都被他吓到了,因为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花样人物,尽管公园里的MB多,但他们还是很友善,不敢对我们怎么样,因为我们人多。

公园里有好几个派,一个是老年派,40岁以上的同志,他们从来不和年轻的接处,不过东单公园的男厕所是最恐怖的,那些50-60岁老男人喜欢偷看别人上厕所,厕所的门都是坏的,想到这里都恶心;第二个是MB,众所周知,东单公园里的MB特别的多,多得吓人,见到老外就去拉,然后就出了公园去了酒店,因为很多老外也知道东单公园;第三个是自由者,都是刚从外地来,听说东单公园是这样的地方,都是慕名而来的,但不知里面的黑暗;第四个就是经常来公园的人,他们在公园里待了很多年,也见过很多的事,对公园里的一点一滴都很清楚,老大就是这样的人,在东单公园有10多年了,因为是北京人,上高中时就在东单公园玩,他好像是82年的,老大是个好人,我也很仰慕他,他对我们兄弟都好;第五个就是志愿者,自愿参加北京爱知行志愿的人,每个星期都会来公园发免费避孕套,后来我也加入他们这个组织。

今天人真多,各色各样的人都来了,还有一个粉红姐姐,是个男人,穿的大红上衣,白色裤子,还有一双红色高跟鞋,手里拿着一个红色母包,脸上更吓人,粉底打得很浓,白得像个鬼,嘴唇涂得很红,头发还是黑色,他是一个人,从不和周边的Gay说一句话,可能他在找他的目标,看到这样的人,我心里起了好多的疙瘩。
推荐河南同志故事
>河南同志故事:一个中年同志的自白(图)
>河南同志故事:中年男子爱上了同志浴室的小帅哥(图)

>河南同志故事:我进入同志圈子的生活(图)
>河南同志故事:我混同志圈的那五年(图)
>河南同志故事:被我灌醉强奸的男孩说爱我(图)
>河南同志故事:90后清纯男孩被男人骗初夜(图)
>河南同志欲望起伏:健身房男浴室见闻(图)
>河南同志结婚前告诉女友我是Gay(图)